<tr id="bpy05"></tr>

    1. <code id="bpy05"></code>
        <th id="bpy05"><option id="bpy05"></option></th>

        因羥氯喹與政府正面剛 BARDA局長慘遭免職!

        來源: 新浪醫藥新聞  2020-04-23 A- A+

        編譯丨柯柯

        “對抗疫情,講究的是科學的方法和證據,而不是政治目的或任人唯親的政治化手段。”

        據外媒報道,美國生物醫學高級研究和開發局(BARDA)局長Rick Bright被政府免職。此前,Bright曾公開反對特朗普政府,抵制為推動的未經證實的抗瘧藥物用于COVID-19提供資金,因此受到政治壓力,被迫離職。

        該消息已得到三位業內人士和兩位現任特朗普政府人士證實,Bright將轉到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擔任工作更為有限、影響力較小的職務,相當于降職。美國衛生部發言人表示,Bright在BARDA的前副手Gary Disbrow將接替他擔任辦公室代理主任。

        Rick Bright

        BARDA投資于藥品、設備和其他技術,幫助應對傳染病爆發。自2月份以來,該機構在協調和資助開發新冠病毒新藥和疫苗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目前已經在一些最引人注目的COVID-19項目中成為重要參與者,包括向Moderna提供高達4.83億美元的資助,使其得以在研發測試的同時推進疫苗生產(如果沒有政府支持,該公司不太可能采取這種冒險的做法);與強生、賽諾菲、羅氏等約18家開發潛在COVID-19療法的大型制藥公司達成合作。在最近的“新型冠狀病毒”激勵計劃中,美國國會將BARDA的預算增加了兩倍多。

        實際上,自2006年成立以來,BARDA一直飽受管理問題困擾,很多批評都針對其合同部門。有人說,該部門對行業合作伙伴沒有反饋、不作為。而且該機構自2006成立以來,只有兩名常任董事。但COVID-19大流行使該機構有機會轉型,發揮更大的作用。而在此時換帥,不禁讓人產生疑問。

        據消息人士透露,Bright最近與現任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HHS)負責防備和反應的助理部長Bob Kadlec之間發生了摩擦。Bright的職位不屬于美國參議院確認的職位,因此他直接向HHS負責防備和反應的助理部長報告。

        Bright通過Katz Marshall & Banks律師事務所在22日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他的離職正處于BARDA加速和積極參與新冠病毒應對方法研發的過程中,因此顯得格外突然,而離職原因與HHS領導層就使用未經證實的抗瘧疾藥物治療COVID-19存在“沖突”有關。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其多名政治盟友經常宣傳抗瘧疾藥物對于新冠病毒的積極療效,但是迄今為止出現的證據表明這類藥物的療效尚不確定。4月21日,NIH和弗吉利亞大學資助的一項涉及368例COVID-19患者的研究更是顯示:與對照組相比,接受羥氯喹治療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更高(27.8% vs 11.4%)。同時,無論是否聯用阿奇霉素,羥氯喹都不會降低患者使用呼吸機的風險。此前,曾被拿來宣傳該藥有效的一項重要的法國研究還顯示,在入院48小時內服用過羥氯喹的患者中,部分出現了心率異常的副作用事件。

        Bright的職業生涯主要集中在疫苗和藥物開發工作上。他曾在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工作,重點是流感病毒、抗病毒藥物和檢測。此外,他還曾在生物技術行業工作,并擔任過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國防部的顧問,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免疫學家和病毒學家。自2010年以來,Bright一直在BARDA工作。在成為BARDA局長前,他曾領導過該機構的流感和新興傳染病部門。2016年,他開始領導BARDA。

        Bright的被迫離職也將標志著美國白宮與科學界之間的緊張關系急劇升級,羥氯喹成為這場沖突的一個核心點。Bright也承認,該藥的使用是他離職的一個因素。此前美國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Anthony Fauci已經明確反對特朗普推薦抗瘧疾藥物。

        Bright表示:“我限制了氯喹和羥基氯喹的廣泛使用,雖然這是政府提倡的一種藥物,但顯然缺乏科學價值。我也在考慮所有的防治選擇,以及使用現有藥品的方便途徑,但我堅持杜絕向美國公眾提供未經驗證的藥物。這些藥物只能在醫生的監督下提供給確診為COVID-19的住院患者,有些具有潛在的嚴重風險,甚至導致死亡。”Bright還指責美國政府把“政治和任人唯親”置于科學之上,他拒絕給那些有政治關系的人提供資金,并推廣可能存在潛在危險藥物。

        對于調任的新職位,Bright沒有立即回應置評。

        但通過他的律師,Bright要求HHS監察長調查其離職一事,并要求特別顧問辦公室尋求暫緩離開BARDA局長職務的安排。Bright稱:“我將請HHS調查政府將BARDA的工作政治化,并向我和其他認真負責的科學家施壓。盲目地使用未經證實的藥物可能是災難性的,并導致無數人死亡。我真誠希望,BARDA和整個衛生和公眾服務中心的專業人員能夠在沒有政治壓力或干擾的情況下,運用最好的科學智慧和正直精神,繼續努力阻止這一流行病。”

        參考來源:

        1、BARDA director says he was ousted for 'clashes' with HHS over unproven therapies

        2、Deposed BARDA chief blasts Trump administration on promoting unproven drugs as Covid-19 panacea: 'Science — not politics or cronyism — has to lead the way'

        3、BARDA loses leader in middle of race to create COVID-19 vaccine

        *聲明:本文由入駐新浪醫藥新聞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醫藥新聞立場。
        收藏

        新浪醫藥原創(編譯)文章,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新浪醫藥",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新浪醫藥保留追責權利。
        掃描二維碼,關注新浪醫藥(sinayiyao)公眾號
        360°縱覽醫藥全局,365天放送新聞時事,醫藥資訊輕松一覽,
        精彩不容錯過。
        文章評論
        行業最新動態,第1時間出爐。微信號:yiyaodiyishijian
        +訂閱
        印象筆記
        有道云筆記
        微信
        二維碼
        意見反饋
        my彩票